過去幾年,受政策和未來增長潛能的誘惑,再加之進入門檻低,各路資金紛紛扎堆LED照明產業,造成下游惡性競爭,企業利潤大幅下降,并出現了倒閉潮。截至2011年年底,僅深圳市倒閉的LED照明企業就超過80家,而在該市的2000多家LED企業中,大部分屬于封裝和應用的低端領域,對產品生產至關重要的半導體材料、熒光粉的生產企業更是一家都沒有。

  “恐慌”、“迷?!笨梢允荓ED照明企業目前的心態。據媒體報道,深圳愿景光電子有限公司因資金鏈問題致使企業倒閉,大股東刑毅被傳“跑路”。目前,愿景光電子除了拖欠400多名員工的工資外,還有工程欠款38萬多元,對杭州銀行的欠款則可能達到上千萬元。

  “這肯定不是最后一家,以后還會有更多LED照明企業面臨倒閉?!币晃辉谠妇肮怆娮泳吐毜氖袌鲩_發人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。事實上,去年深圳也發生過不止一家LED企業老板“跑路”的事件。

  愿景光電子老板“跑路”事件不是個案,它反映了行業的不景氣。截至2011年年底,僅深圳市倒閉的LED照明企業就超過80家,與深圳同處廣東省的佛山市,2011年中亦有將近一成的LED照明企業倒閉。緊隨深圳、佛山之后,東莞、中山的LED照明企業也深陷困境。

  上市公司披露的庫存數不斷增加也顯示了行業的困境。據已披露的2011年上市公司年報數據顯示,雷曼光電、三安光電、勤上光電、乾照光電存貨分別為1億元、9.18億元、1.64億元和1.27億元,同比增長73.31%、195.88%、61.58%和219.16%。

  “從去年中開始,公司的LED庫存就不斷上升,到年底,公司實在是堅持不住了,只能給工人放假,等待市場回暖再開工,到現在也還沒有開工?!币晃辉谥猩揭患襆ED企業工作的人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。

  一位不愿公開身份的燈具老板告訴中國商報記者:“不少企業其實在靠出口退稅維持經營?!钡?,外銷市場也出現了下滑。

  有關數據顯示:從去年下半年以來,國內LED照明出口到歐美的市場訂單下降了四成左右。企業的說法更進一步證實了以上數據的真實性。

  “今年以來,我們外銷訂單同比下滑了10%至20%,與此同時,今年我們公司計劃出口銷售任務為1億元,與去年相比有所下調?!睆V東昭信燈具有限公司有關人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。深圳寶誠鑫光電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蔡亞輝也表示,他們公司去年年底整個歐美市場包括美洲和歐洲出口下降了兩成,今年年初將近三成。

  訂單減少直接導致許多企業經營收入下降。據廣東光亞照明研究院的統計發現,從去年到今年一季度上市的12家照明企業發布的2011年度業績報告顯示,僅勤上光電和聯建光電兩家保持了增速的小幅提高,另外10家企業增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。其中在2010年營業收入保持了234%的增長速度的長方照明,2011年營業收入增速僅為57%。萬潤科技業績甚至為零增長。

  “現階段,我國LED照明產品,主要市場還是集中在歐美發達市場,特別是歐洲市場。澳門皇冠歐美經濟不景氣,LED出口受阻,導致整個行業比較困難。廣東作為全國LED產業的領頭羊,受到的沖擊也較為明顯?!鄙钲谑邪雽w照明產業發展促進會名譽會長王殿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。

  歐美經濟不景氣確實是LED照明產業出現困境的一個重要原因,但事實上,各路資金盲目扎堆,才是LED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。資本熱衷于LED的熱情很大程度上“得益”于國家和地方政府對該產業扶持力度的不斷加大。

  2009年,發改委等6部門聯合公布《半導體照明節能產業發展意見》;同年,科技部推出“十城萬盞”半導體照明應用示范城市方案;2011年5月,北京、常州、合肥、青島、廣州、???、寶雞等16個城市被確認為第二批“十城萬盞”示范城市;11月國家發改委發布“淘汰白熾燈路線日工信部發布《集成電路產業“十二五”發展規劃》。

  發改委曾經明確表示,2012年中國政府將斥資400億元用于LED路燈采購,對LED路燈使用者提供30%的財政補貼。

  地方政府亦對LED產業傾注了極大的熱情,在土地、稅收、技術開發、人才引進、設備購買等諸多方面,對LED產業實施大幅優惠政策。以廣東為例,十二五期間,整個戰略性新興產業共投資100億元,每年是20個億,而在十二五第一年就投資4.5個億扶植LED產業,充分說明了廣東省對LED產業的重視。廣東省還表示,從今年3月1日起,廣東省所有財政投資建設的照明工程及新規劃發展區域,在公共照明領域一律使用LED。

  在利好政策的刺激下,行業產業也產生了巨大的增長潛能。國家發改委有關人士指出, “十二五”期間,LED產業有望實現翻兩番的目標,至2015年末,中國的LED照明滲透率達20%。而業內普遍估計則更為樂觀,預計到2015年,中國戶外LED照明滲透率達60%至80%,室內商用LED照明滲透率達25%至30%,室內家居LED照明滲透率約5%至10%,中國市場LED照明整體滲透率將達到甚至超過20%,LED照明市場的高速成長估計將從2012年延續到2015年。

  受政策利好和未來巨大增長潛能的誘惑,再加之LED照明燈具行業準入門檻很低,很多小規模、小作坊企業也可以很容易地進入,于是就出現了各路資金紛紛扎堆LED照明的熱潮。

  “由于看好LED照明產業的巨大潛力,做燈飾的、做光電產品的、做3C的、做五金的,都在往LED行業里擠,以為這里是利潤藍海。甚至有房地產廠商也跑過來問我,做LED是不是很賺錢?”廣東聚科照明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俊華告訴中國商報記者。

  但是,LED照明產業是技術、資金密集型行業,僅有資金是遠遠不夠的。與LED照明下游投資過“熱”形成鮮明對比的,是LED照明產品上游過“冷”的局面。

  據了解,目前深圳從事LED技術及產品研究、開發、生產及應用的企業約達2000多家,大部分屬于LED封裝和應用的技術領域。從事LED的高新技術企業有97家,僅占深圳市高新技術企業2835家中的3.5%。深圳市相關企業中,芯片生產僅有一家,對產品生產至關重要的半導體材料、熒光粉的生產企業更是一家都沒有。

  “上游企業占據產業鏈的70%利潤,中下游總共占余下的30%利潤?!鼻谏瞎怆妵H業務部高級經理邱環國告訴中國商報記者。LED芯片是LED照明的核心材料,目前中國大部分LED照明產品的芯片,主要從美國、日本、中國臺灣等地進口,而中國企業主要集聚于中下游的封裝以及應用領域,中國LED的大部分利潤留在了產品上游的國外,而國內的產業低端產業本來利潤就不高,加上投資過熱,打價格戰也就再所難免。

  一些只想“撈一筆”的企業進入行業之后,只是一味炒作節能的概念,卻無法做到真正節能。面對市場激烈的競爭以及原材料成本上升所帶來的壓力,這些企業不惜以犧牲質量為代價。

  廣東省質監局的抽查報告顯示,2010年,廣東省LED照明產品質量合格率只有47%。盡管2011年這一數據大幅提高了26個百分點,但也只有73.2%?!?3.2%的合格率,與國外相比仍然偏低?!睆V東省質監局副局長張燕飛指出。

  “現在國內LED照明領域,基本處在一個無序競爭的混亂狀態,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?!鄙钲诶资空彰饔邢薰径麻L吳長江(微博)告訴中國商報記者。

  許多人都認為LED產能過剩,但深圳市半導體照明產業發展促進會名譽會長王殿甫卻不這么認為。

  “現階段還遠遠不是談論LED照明產業產能過剩的時候。任何新興產業發展初期,都會出現扎堆投資的情況。當年國內有250至300家企業上馬生產電視機,現在只剩下6家。市場之手會發揮作用?!?王殿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。

  王殿甫認為,LED產業的前景有目共睹,不能用短期市場表現來判斷產能是否過剩?!皬V東省乃至全國LED產業的上中下游確實存在一定的不協調,但從整

  體需求來看,產能談不上過剩。相比擔憂產能過剩,更應該重視的是LED產業的質量提升和自主創新能力的提升,以及如何大幅降低成本。沒有可靠的質量,沒有自主知識產權,沒有成本的下降,LED照明產業就很難實現突破?!?/p>

  據了解,全球LED領域的技術和專利,一半以上被美、日、德等發達國家的少數大公司所占有。日本日亞化學、日本豐田合成、美國cree公司、歐洲飛利浦、歐洲歐司朗等為維持競爭優勢、保持自身市場份額申請了多項專利,幾乎覆蓋了原材料、設備、封裝、應用在內的整個產業鏈。

  顯然,行業巨頭技術專利的壟斷,阻礙了中國LED企業的發展。據《集成電路產業“十二五”發展規劃》(下稱《規劃》)顯示,2010年我國集成電路高端通用芯片進口額為1570億美元,連續7年為第一大宗進口商品。因此,《規劃》提出:圍繞國家戰略和重點整機需求,引導和支持以優勢單位為依托,重點開發共性關鍵技術。

  “LED是新興的高新技術產業,政府支持、企業有錢不能解決所有問題,核心技術人員的缺乏已成為各企業發展的瓶頸,惟有技術先行,方為上策?!被A電子產業研究中心副總經理張曉康亦告訴中國商報記者。目前LED產業面臨上游缺乏有經驗核心技術人員的情況,而這方面的技術人員培養時間得在三年以上。近一兩年,挖到足夠有實力的技術人員和有經驗的一線操作人員,將是企業存活到下一輪高速增長期的關鍵因素之一。

  事實上,LED企業也正在意識到技術的重要性。很多企業赴美國、俄羅斯等國家取經。目前,國內有技術、有專利的LED企業也紛紛申請專利。

  對于破局LED產業問題,勤上光電相關負責人認為,要制定行業標準來規范。截至目前,LED在中國已經歷了20年的發展歷程,但國內仍然缺乏被業界認可的國家標準。標準缺失造成LED照明市場的“劣幣驅逐良幣”的現象,因為低端產品可以通過低價輕易拿到項目,做高端LED照明產品的公司反而會“吃虧”,這對于一個產業的發展來說是十分不利的。

  “要制定標準,而且是高起點的標準,行業的整體水平才提得上去?!鼻谏瞎怆娤嚓P負責人告訴中國商報記者。